德育工作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德育工作
我们从不是孤身一人|如何在疫情中提供社会支持
发布时间:2020-02-12 11:34:58   发布人:马晓旋  信息来源:暂无  点击次数:153

微信图片_20200212113629.jpg

微信图片_20200212113637.jpg

这个年,所有人都过得异常艰难。新型冠状病毒肆虐,每日增加的确诊病例数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各种走亲访友、聚会聚餐活动被迫取消,大家都老老实实地呆在家中不敢四处走动,每天刷着疫情的最新消息却又越刷心里越没底。

 

有个好久没联系的朋友发来短信说,

 

“你家那条街上有人确诊了,你和你家人还好吗?”

 

我心下一暖,回复说自己和家人没事,叮嘱朋友也要注意安全。

 

有那么一瞬间,感觉疫情好像没有那么可怕了。因为在病毒面前,我们从来都不是孤身一人。无论是亲人朋友的关心叮咛,还是全国上下凝聚起来的社会所有力量,都是我们在危机中拥有的社会支持。


疫情中需要社会支持


微信图片_20200212113934.jpg

社会支持是指人们感受到的来自他人的关心和支持,是能够保护人们免受压力事件不良影响的有益人际交往。面对新型冠状病毒这一突如其来的危机事件,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承受着压力,日常出行、活动都要提心吊胆,生怕一个不小心病毒侵身。在这种时候,社会支持至关重要。

 

一方面,他人的关怀能让我们感受到自己是被爱的、被他人需要的、有价值的(Cullen,1994),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我们的消极情绪,如紧张、恐慌,减轻心理应激。

 

另一方面,他人的关心也能让我们感受到外界的支持,感受到自己不是一个人在面对疫情。有研究表明,社会支持可以减少急性压力的心理和生物学影响(Folkman, 2010)。例如,支持者的存在可以减少心血管和体内压力反应系统对压力的反应;无论支持者是伴侣、朋友还是陌生人,个体只要知道自己不是孤身一人,压力感就会降低很多。因此,疫情中的社会支持能在很大程度上缓解我们的压力感,给予我们安慰和温暖。

 

此外,社会支持不是一种单向的帮助或关怀,它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良性社会互动。越是在危机来临的时候,我们越应该为维护和增进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付出行动,积极地为他人提供社会支持。因为这不仅能够帮助他人,缓解他人的压力感,最终也是我们自己的减压良药。

疫情中怎样为他人提供社会支持

微信图片_20200212114104.jpg

研究表明,社会支持并不具有统一的性质,大体上可归纳为情感支持、物质支持(包括物资、金钱和服务)、信息支持以及陪伴。而不同类型的社会关系能提供不同类型的社会支持(贺寨平,2001)。比如,关系紧密度较高的相互提供情感支持和陪伴支持,父母和成年子女相互交换经济支持、情感支持、服务等。


不同关系紧密程度组成的所有社会网络成员的集合能给个人提供稳定而有益的支持。

 

因此,在疫情中我们可以为他人提供不同类型的社会支持,做出积极的社会行为、进行亲社会行为,即自觉自愿给他人带来利益的行为。

 

首先,我们可以为身边人提供情感支持、信息支持和陪伴。普通人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和传染源距离较远,但却可能更加恐慌,这就是“心理台风眼效应”,即距离危机事件中心的距离越远,人们对该事件的反应越强。比如在2003年的SARS危机中,身处非疫区的重庆民众的焦虑水平远高于身处疫区的北京民众(Xie et al., 2011)。而之所以出现这样与常识相悖的现象,预期-体验说认为,居住在危机事件附近的人能直接体验到风险情境及其影响,能够比较理性地看待危机事件;而远离风险源的个体只能依靠他人的讲述、媒体的报道间接体验到风险事件,如此便会高估危机事件的影响。

 

因此,距离传染源相对较远的普通人可能会更加恐慌,因而需要有力的社会支持来缓解压力和恐慌。


我们可以更多地关心身边人的健康状况,好好地陪伴家人,传递积极的情绪,从而为身边人提供情感支持和陪伴;


也可以经常分享防护知识和疫情信息,从而为身边人提供信息支持,成为彼此面对疫情的坚实后盾。


此外,我们应注意从官方渠道准确了解疫情,不听信谣言传播谣言,保持平和冷静的心态,如此才能为身边人提供积极的支持。

微信图片_20200212114143.jpg

其次,我们可以为一线的医护人员们提供情感支持和物质支持。社会交换理论认为,人们对其与他人的交往关系所得到的报酬和所付出的代价是心中有数的,人们通常会关心社会关系的总结果,即总的来看,这种关系是使自己得到的多,还是失去的多。


而个体一旦感知到给予别人的支持比自己接受的支持要多,就会产生不公正的感受(贺寨平,2001)

 

医护人员们在抗击疫情的最前线全力挽救生命,可以说是不眠不休,每天经历的都是生死线上的残酷,自己的安全也无法保障。他们也会害怕和无助,可能会强烈地感受到付出远远大于收获,更容易产生工作中的疲惫感和无助感。因此这时候社会各方的支持,无论是舆论支持还是物资援助,都会是平衡前线医生辛勤工作后消极情绪的点点力量。

 

我们应该更多地理解和支持医护人员们的工作,不给他们添麻烦,而不是扯下医生口罩吐口水、甚至殴打医生;我们也可以在社交媒体上为医护人员们点赞、加油,给自己的医生朋友或亲属送去一份关怀。同时,我们每个人都做好自我防护、居家防护,勤洗手戴口罩少出门,尊重医生或医学专家们的专业知识,也是对医护人员们的支持。

微信图片_20200212114318.jpg

再次,在疫情中学会共情他人也能为他人提供社会支持。


共情是一种非常重要的亲社会行为,也叫做移情或同理心,是指我们能够站在他人的角度去理解或感受他人正在经历的事情,是指我们进行换位思考的能力。比如,我们可以换位感受武汉人的悲痛和牺牲。


在这场疫情中,做出了巨大牺牲的无疑是武汉人。


为遏制疫情向全国蔓延,武汉封城了。自疫情爆发之后,每天确诊最多的是武汉,死亡最多的同样是武汉。这些冷冰冰的统计数字背后无不是一个家庭的伤痛甚至是毁灭。

 

而随着疫情的加剧,近500万春节前离开武汉的人成了一群不被欢迎的人。他们或出差、或进行计划许久的旅行,或回家过年,却大多都在这个春节经历了歧视、拒绝、信息泄露、举报、甚至驱赶、网络暴力。比如一些去过武汉的返乡者,回家后认真量体温、配合防疫人员登记信息,却没想到自己的信息被赤裸裸泄露。甚至有人莫名其妙被加了好友,各种留言让其赶紧滚。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有一天面临如此艰难处境的是自己,我们会作何感想。明明同样是受害者,却被当成加害者一样唯恐避之不及,会是怎样的寒心。因此,疫区外的每个人都应该认识到,我们要防的是病毒而不是武汉人。在这样的危机时刻,受病毒侵害的武汉人更加需要社会支持,需要理解和帮助,需要被善待。在武汉居住、工作过的人要隔离要警惕,但是我们不能粗暴地给他们贴上病毒的标签,相反要关心身边的他们的健康状况、为他们做力所能及之事,比如问候一句,比如送上一碗热乎乎的饭。

微信图片_20200212114349.jpg

岁寒知松柏,患难见真情。在肆虐的病毒面前,我们更能够看到人性中的温暖,感受到真情的可贵。我们每个人能做的也有很多,比如给很久没联系的朋友发去一声问候,给家人一句关怀,给医护人员点个赞,为武汉加油也为中国加油。这样小小的支持和温暖也能汇聚成抗击疫情的坚实力量与洪流。

 

疫情爆发已经持续近二十天了,确诊人数还在激增,我们不知道结局会是如何。但就像上海医疗专家组组长张文宏所说,“我们有信心,在两周之后看到病例确诊数量高峰拐点的出现。一切没有想的那么好,一切也没有想的那么糟”。

 

愿,全国人民共克时艰;愿,春暖大地,中国平安!



参考文献

贺寨平.(2001). 国外社会支持网研究综述. 国外社会科学1, 76-82.

Cullen,F. T. (1994). Social support as an organizing concept for criminology:Presidential address to the Academy of Criminal Justice Sciences. JusticeQuarterly, 11(4), 527-559.

Folkman,S. (2010). Stress, Health, and Coping: Synthesis, Commentary, and FutureDirections. The Oxford handbook ofstress, health, and coping, 453.

Xie,X., Stone, E., Zheng, R., & Zhang, R. (2011). The ‘typhoon eye effect’:Determinants of distress during the SARS epidemic. Journal of Risk Research, 14, 1091–1107.



没有数据!